新闻中心

    89岁老干部回忆:解放前夕,家里藏了十几名被搜捕的革命学生

    {$itemInfo['publish_time']|date='Y-m-d H:i:s',_ _ _ebet真人为您提供免费竞彩足球指数、竞彩足球盈亏,竞彩交易量等内容(36594.com).ebet易博是一家有着数十年历史的娱乐公司,豪华高端大气上档次,是众多玩家流连忘返的24小时不夜城.ebet官网让您切实感受真人娱乐之间的游戏PK乐趣所在!}##} 来源:ebet真人-ebet易博-ebet官网 浏览次数 24

      5月24日,由市委党史研究室和市政协文史委主编、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的《日月新天——上海解放亲历者说》出版座谈会在市政协召开。会上,该书作者之一,89岁的姚海康回忆了那段难忘的经历。

      姚海康,离休前曾担任长宁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上海解放前夕,19岁的姚海康由党组织批准,从一个始终追求进步的学生,真正成为了一名中国共产党党员。他完成了党组织交办的特殊任务,与上海人民一起迎来了上海解放。

      姚海康回忆,当时上海党组织要大家加强隐蔽斗争,发展壮大力量,调查敌情,为解放上海做好积极的准备工作。

      

      学开小汽车,半夜接革命学生

      “当组织上知道我家有一辆小汽车时,就交给我一个特殊的任务——要我学会开小汽车,准备在上海解放时使用,我就在两个星期内学会开小汽车,并考出驾驶执照。”姚海康说,4月26日上午9时许,他接到原沪新中学在“交大”读书的一个老同学来电话,要他尽快开小汽车到“交大”后门接人,并说:你来了就知道了。

      看来有特殊的紧急情况,姚海康立即开了小汽车去交大后门。车子刚停下,老同学从交大后门跑步出来,开了车门就往里坐,从头到脚浑身是灰,简直不认得了,他上车后只是说:“快开车,先到你家里洗个澡,换身衣服再与你详谈。”

      到家后,老同学才告诉他4月26日黎明时分国民党反动军警突击搜捕“交大”革命学生的情况。

      姚海康得知,国民党反动派这次对交大革命同学进行大搜捕,是在4月26日黎明2时左右用装甲车撞开“交大”后门,进行突然袭击。在校园内正在巡逻的革命同志见到这一突如其来的情况,跑步奔向钟塔,敲响了警钟,及时向全校发出了警报,他自己逮捕,但使不少革命同志免遭逮捕。

      “有一个同志设法把宿舍里的箱子堆到床沿下,自己躺在箱子背后;有的同志躲进长期没烧的大锅炉里;有一个同志藏在水池里泡了一夜,躲过了敌人的搜捕。”姚海康说,他去接的老同学是躲在交大上院的天花板阁楼上,躲过了搜捕。

      后来姚海康才知道,那天凌晨,国民党反动派不但在“交大”进行了大逮捕,还对其他各个大学也进行了大逮捕。接着反动政府借口局势混乱,宣布各大学提前放假,实际上是解散各个大学。

      但是在地下党上海市委的领导下,革命工作并没有停顿下来。“由于我家的隐蔽条件较好,许多同志都找到我这里来开展隐蔽斗争的工作,后经组织上同意,共有大同、交大、大夏几所大学的十位同志隐蔽住在我家开展迎接解放上海的各项工作,直至上海解放。”姚海康说。

      姚海康回忆:那时的生活条件很艰苦,因为人多,床不够就挤着睡,睡不下就打地铺睡,有时买不到吃的菜,就用甜面酱下饭,但大家的情绪都很高涨。

      当了一名人民保安总队驾驶员

      

      5月24日,国民党军队连夜在市区用沙袋修筑工事,设路障。下午,姚海康看到他们举行“祝捷”游行,真是打肿脸充胖子。晚上,一夜的枪炮声,我们都没有睡觉,随时等待命令出发。

      25日拂晓,在姚海康家门口的苏州河边上传来了枪声,他一看,是解放军占领了苏州河以南的地区,与苏州河以北的国民党军队对峙着。 “解放军来了!上海解放了!”当时大家很想马上冲出去参加工作,“但我们是有组织的,还得耐心等待有关组织的通知。”

      “我接到通知是叫我开了汽车到大同大学报到。”姚海康加足了汽油准备出发,又担心会遭到河对面国民党军队的射击,怎么办?他仔细观察,发现对面国民党军队的注意力分散在看解放军的人民群众身上,于是姚海康让表弟协助,把汽车开出去,快速开过开阔地,进入市区。

      一到大同大学,他看到是一片热烈欢腾的景象,宣传队的同志们在高唱着“解放区的天是晴朗的天”歌曲,有的围着解放军的政工干部听战斗故事。

      姚海康报到后才知道,那里是上海市人民保安队沪西总指挥部,接受的任务就是担任汽车驾驶员,送同志去接管;送领导同志去市人民保安队总部和解放军前线指挥部联系工作;送同志去电台广播宣传;送受伤的同志回家养伤;还有去到第一师范学校运饭菜供同志们膳食等。经过五六天日夜工作,终于完成了党所交给的各项任务。

      事后,有同志问他:“你在战争环境下开汽车,不怕吗?”姚海康说,当时,脑子里只是想怎样完成党所交给的任务,根本没有去顾虑个人的安危。

      上海人民保安队,在上海地下党市委的领导和严密组织下,紧张而有序地配合解放军,做好解放上海的接管、治安、宣传工作。“但我们永远不会忘记,就在5月25日上午,省吾中学的地下党员,人民保安队长宁区指挥站第二大队的陈仲信大队长,在去圣约翰大学(今华东政法大学)途中,被苏州河北岸的国民党军队冷枪击中而牺牲,时年仅20岁,他是上海解放前夕最后牺牲的一位中共地下党员。”